第099章 干将剑魂 - 最强弃少在都市

第099章 干将剑魂

考试已经过去十几天,陈十方没有在意万神殿搞什么,反而和扈汉鹰出现在星昭国东南的越州,这里有星昭国最强的炼器宗门,铸剑阁。 已经流传了五千多年的强悍门派,打造兵器和铠甲这两项上,冠绝全世界。 扈汉鹰要不是关系密切的话,也绝对不可能在三年之内,拿到自己的兵器和铠甲,要知道现在排队的,已经排到十年后去了。 拜访的也很多,扈汉鹰找自己的好友,一名铸剑阁的弟子,带着两人从后面上了铸剑峰,海拔一千多米的山峰。 随处可见,一柄柄的长剑,悬挂在书上,或者是插在岩石中。 “这些都是年轻弟子的作品,上面有他们的名字,如果说有人看上的话,只需要付出一笔强,就可以带走一柄剑!”铸剑峰的弟子叫做藏锋,四十来岁的年龄,一边说话,一边好奇的打量着陈十方。 有扈汉鹰在,倒是没有怀疑陈十方的身份,不过对方说是要借助于铸剑峰的场地,亲自为扈汉打造一套兵器盔甲,就让藏锋觉得有些可笑。 这不就是传说中的班门弄斧吗?在铸剑阁的地盘上,亲自铸剑? 若非是扈汉鹰的面子大,陈十方的实力也足够强,估计藏锋都要撵人了,在炼器方面,铸剑阁的弟子,有着属于自己的骄傲。 看对方尚且不到二十岁的样子,也许是玩票性质的吧,想要来这里开开眼界,每年这样的人还不少,想到这里的时候,藏锋也就想通了不少。 沿着弯弯曲曲的台阶,足足走了十几分钟时间,这才来到一处山门处,一股逼人的剑意,铺天盖地的散发出来。 实力不足的人,根本就进不了这道门。 两边的弟子也多起来,看着藏锋的时候,纷纷打招呼,看来在铸剑阁的地位还不低。 跨入山门的瞬间,逼人的剑意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,宛如是剑在匣中,威严浩荡,但却不是咄咄逼人的姿态。 “妙啊,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,但依旧为这种力量,感到震惊!” “铸剑阁的祖师爷,欧冶子先生是一名实力远在武圣之上的高手,能做成这种事情,也不足为奇!”藏锋言语中非常淡然,但却不免有些得意在其中。 说话的时候,还忍不住的看了眼陈十方,最近这些日子被称为唯一武圣的年轻高手,还开发出来一套帮助人突破武道宗师的法门,的确是很了不起。 甚至铸剑阁也有几位前辈,在尝试着修炼,据说效果非常好。 但这里是铸剑阁,炼器之地,和修行完全是两回事,一切都是炼器手段说了算,所以藏锋对于陈十方,并没有什么敬畏心理。 特比是对方想要亲自炼制兵器,更是让他感觉到,陈十方是来玩票性质体验炼器的。 毕竟年轻人,干出来点什么出格的事情,也是可以理解的。 一个个二十平米左右的铸剑室出现在陈十方和扈汉鹰面前,扈汉鹰忍不住的皱了皱眉:“藏锋你什么意思?你觉得这里可以打造出来我需要的兵器?” “先让陈十方小兄弟感受感受什么是铸剑而已!”藏锋笑着解释了一句,随手打开一扇门,里面铸剑需要的工具和原材料,一应俱全。 扈汉鹰还准备开口的时候,陈十方已经向着他摆了摆手:“藏锋先生,我的炼器之法和铸剑阁的不同,这次来只是为看一看,贵派之前为汉鹰逐渐所用的模具做个参考,顺便向铸剑峰借用一样东西!” 难道这小子真的懂炼器?藏锋重新打量了一眼陈十方,天下的炼器宗门不少,各家的手段也都不尽相同,但前期的淬炼之法,却是大同小异。 不过这不是他所关心的,和自己无关的事情,藏锋一概没什么兴趣。 “不知道你要和铸剑阁借用什么?看在汉鹰兄的面子上,上面应该也不会拒绝的!” “借用一次干将剑魂!” 瞬间,藏锋的脸色大变,干将剑魂并不是干将的灵魂,而是铸剑阁第二代阁主,干将佩戴的一枚玉佩,从干将出生一直到他死亡,一直佩戴在身上。 在干将漫长的铸剑生涯中,这枚玉佩吸收了大量的剑魂,让它逐渐有了灵性,每当铸剑的时候,佩戴上这枚玉佩,就能够极大的增加所铸造兵器的灵性。 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,现在已经是铸剑阁的第一重宝,平时也只有阁主和几位长老,或者是门中的得意弟子,才有资格使用一次。 就藏锋这个级别的,别说是使用一次了,就连近距离的接触都没有过。 此刻听到陈十方的言语,宛如是看着个疯子一样,断然拒绝:“这不可能,干将剑魂是我铸剑阁第一重宝,绝对不会外借的!” 扈汉鹰就不满意了,借不借也不是你说了算,你激动个毛线啊:“藏锋兄,还是先问下上面的意思吧!” “问也没用,反而还要害了我,能带你们来到这里,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,切莫要得寸进尺!”藏锋也感到非常不满。 话音刚刚落下,眼睛就不由的瞪起来,死死的盯着扈汉鹰,手中是一枚白玉令牌。 白色的玉牌上面,雕刻着九只乌鸦,另外一面则是两个字,铸剑,古朴而苍劲有力,让人瞬间仿佛看到,凌厉的剑意。 铸剑阁的传承一直没有断过,历代的阁主死后令牌,都会被供奉在铸剑阁中,以供后人瞻仰,唯第十代阁主,张鸦九的令牌下路不明。 虽然说经常经常会有人拿着伪造的令牌,想要鱼目混珠,但都被铸剑阁识破。 眼前这一枚,有很大的概率是真的,藏锋联想到高层对于扈汉鹰的礼遇,原本以为是尊敬对方武道宗师的实力,以及行侠仗义的道义之心,现在看来未必啊。 当即就拱了拱手:“汉鹰兄稍候,我立刻前去找铸剑阁前辈!” 说完,不等两人答复,就匆匆的转身而去。 陈十方伸手接过来玉佩,略微把玩了一下:“不错,是个好东西!”说着就随手丢了回去。 得到消息的铸剑阁高层,倒是也没有震惊,似乎一切都在预料中。 “这小子终于肯拿出来来东西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