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09章 将死之人 - 最强弃少在都市

第009章 将死之人

“小崽子,我需要你给我个解释!”说话的是个三十来岁的男子,曹植的堂兄曹云,二叔家的孩子。 看起来凶狠的表情,让叶琳琅有点胆怯,但是在陈十方眼中,却宛如是张牙舞爪的猴子一样可笑。 “我不过是说了句实话而已,用得着反应这么大吗?” “别以为能打就可以为所欲为,曹家想要给你点教训,自己都不需要动手!”吴峥也在旁边火上浇油,唯恐现场不热闹。 “那你前几天怎么不动手呢?怂货!”陈十方毫不犹豫的给吴峥怼了回去,前几天还恭恭敬敬道歉的玩意,也配在自己面前哔哔。 吴峥瞬间脸就黑了,尼玛啊,怕什么来什么,这已经成为他人生中最大的耻辱,让他感觉都抬不起头来。 此刻陈十方直接挑明,让他感到憋得慌,但是却无可奈何。 眼看着吴峥败下阵来,当日在现场的公子哥们,齐齐的安静下来,谁站出来,谁尴尬啊。 就连恨不能弄死陈十方的罗智,也将到嘴边的话,强行咽了下去。 “都散了吧,小家伙说的倒是也不错,我本身已经是耄耋老人,半截身子在土中的人了,可不就是将死之人吗?”中间的老爷子开口说话,众人齐齐的散开,各自狠狠的瞪着陈十方。 意思都非常明白,给老子等着。 陈十方笑了笑,老子既然开口了,就没有准备给谁面子看:“老爷子你想太多多,我说的不是年纪大快要死,人家还有活到几百岁的呢,您是真…的…快…死…了!” 一个字一个字的从嘴里蹦出来,现场的人都听的清清楚楚,人们已经看到曹翼虎的脸色阴沉下来。 整个大厅中的温度,似乎也下降了几度,就连小孩子都安静下来,躲在了父母的怀里,不敢随便哭闹。 “年轻人,我理解你内心的憋屈,但你的愤怒在我们眼里不值一提,人在没有成长起来的之前,还是要低调点,不然容易英年早死啊!”曹老爷子死字说的很清楚,也意味深长。 也许是担心自己的意思没有表达清楚,又接着说了句:“就像是叶云台那样,多么惊才艳艳的天骄之子啊,可惜…” 没等陈十方开口,曹翼虎就开口了:“小家伙,跪下道歉,不然别怪我以大欺小!” “哎,这世界上连说真话都难,这些人还以为我开玩笑呢!”陈十方故意看着叶琳琅,垂头丧气的说了句,表情却是挤眉弄眼的,让叶琳琅差点就绷不住笑出声来。 “来…”曹翼虎头上都快冒火了。 “慢!”陈十方干脆的打断他的声音,这个字说的铿锵有力,曹翼虎忍不住的心中一震,差点一口气没上来。 “老爷子,我就问你最近晚上是不是经常冒汗,被子都能湿透的那种?” “是!”老爷子没有什么犹豫。 “我再问你,晚上是不是会老做梦,回到青春年少的时候,一些深埋在你心中的事情,重新梦中!” 这下曹老爷子就惊讶起来,他可都没有和儿女说过,身体忍不住的向前倾了倾:“是!” “没事的时候,是不是老是会想起来,已经过世的亲朋好友!” “是!” “频繁的想到,自己活着无聊,死了也挺好的!” “是!” 听到这里的时候,现场已经越发安静下来,曹翼虎的表情变的凝重起来,看着陈十方的目光有些闪烁。 叶琳琅的美目,看着掷地有声的十方哥,眼睛里面都要冒星星了,实在是太帅了。 “睡觉的时候,是不是经常会听到有人在叫自己,睁开眼睛却又没人!” “是!” “是不是胃口格外好,身体也变的好起来,想要吃的东西也多起来,也想要到处去走走!” 这次不用曹老爷子开口,曹翼虎沉声回答:“是!” “接下来是不是准备将自己藏了很久的些东西,拿出来给儿女们炫耀一番,然后分给他们,如果我们没有猜错的话,你老现在就应该给曹植准备了一件!” 陈十方说完后,众人目光落在曹老爷子的身上,老爷子目光看着陈十方,然后将手从袖子里面拿出来,一枚古朴的玉符。 “老爷子,你已经准备好了,你那边的亲朋好友也已经准备好了,安排好后事,准备上路吧!”陈十方说完后,现场谁也不敢开口,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,这话没法接。 本能想要反对陈十方说的,但是理智却告说大家,或许这小子说的有点道理,而且从曹老爷子和曹翼虎的表现看来,陈十方说的全部应验。 另外一边的前排,之前陈十方救下来的小家伙和他爷爷姜博宇,就坐在那里,好奇的看着陈十方。 姜博宇已经了解过陈十方的身份,的确是很惨。 不过星昭国近万年的历史中,发于微末,生于草莽的英雄豪杰可不要太多,这个少年的身上有一股气。 其他人或许没有什么感知,但是他粗通阴阳家的手段,略微能有些感受,却也不是很清楚,只能判断出来,绝非常人! “好了,小伙子的一番言论,倒是将注意力集中在我这个老家伙的身上,大家继续啊,今天的主角是我孙子!” 曹老爷子的脸上恢复笑容,将手中的古玉塞给了曹植,然后离开舞台。 众人长长的松口气,果断将刚刚的事情忘在脑后,或者是藏在心底。 就连曹翼虎也重新变的轻松起来,深深的看了眼陈十方,这小子绝非是个四肢发达、头脑简单的武者。 “曹植今年已经十七岁了,我这个做父亲的希望他能够成为个杰出的年轻人,所以高三这年的寒假和高考结束后,我准许他进入集团历练一番,得到更好的成长!” 现场顿时就掌声雷动,这就是上流社会的教育和底层教育的区别,你还在想着假期去哪里打工的时候,人家已经开始学习如何控制一家大型集团。 曹植大喜过望,他不想当个纨绔公子,希望自己能有点作为,将来带领曹家跟上一层楼,但父亲却始终没有松口,没想到柳暗花明啊。 接下来是曹植的母亲,一位将近四十岁,但看起来不过三十出头的贵妇人,高贵漂亮,风情万种的女人。 “一转眼,小植也情窦初开,有了喜欢的女孩子,我做母亲的在这里送给儿子个吊坠,希望有一天他能找到喜欢的女孩子,亲手带在对方的脖子上!” 说话间,取出来个一寸多点,通体碧绿的玉佛吊坠,极品帝王绿,前几年的时候天源市有过拍卖,当时的价格是1.3亿。 还特意的冲着叶琳琅的方向晃了晃,意图非常明显,答应我儿子,这就是你的了。

上一篇   第008章 自寻尴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