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04章 神游 - 最强弃少在都市

第004章 神游

一石激起千层浪,天源一中的事情,闪电般向着整个天源市扩散而去。 在陈十方带着叶琳琅尚未到家,消息已经传的沸沸扬扬,就连家中的父母亲,都得到消息。 因为一个陌生的少年,吴半城当着众人的面,抽了儿子三个耳光。 事情最终以吴峥鞠躬道歉而告终,据知情人说,自始至终,那名少年都不面不改色,似乎是件微不足道的事情。 “额滴个乖乖,那可是吴半城啊!” “我听说是来自于晋州州府的公子哥!” “胡说,我表侄子就是天源一中的学生,他说是来自云台山的内门弟子!” “我感觉这个靠谱,反正能打是肯定的!” “扯犊子,什么云台山的弟子,分明是上官家的嫡系!” 种种传闻,开始在天源市蔓延开来,吸引了无数吃瓜群众的围观,谁都知道一个叫十方的年轻人,让吴半城低了头。 无数人赌咒发誓,如果不是世家公子哥,我叫你爸爸。 反正这事情也很难求证,毕竟能吹这种牛逼的人,多半很难和吴半城哪个层次的人,有什么实质性的接触。 陈十方真实的身份,也很快出现在吴行建的办公桌上,竟然是陈家弃儿,叶云台的养子,武力强悍完全能说的过去。 毕竟十几年前,叶云台是整个华夏国军方,风头最劲的年轻人之一,现在嘛!吴行建摇摇头,脸上闪过一丝不屑。 之前发生在天源一中门口的事情,虽然说让他有些尴尬,不过男子汉大丈夫,拿得起放得下,区区小事何足挂齿。 拨通儿子的电话:“小铮,之前的事情父亲有些欠考虑,是我错了,你不是想要那辆神骑320么,回头给你把钱打过去!” 有错就认,哪怕是面对儿子,这就是吴半城的行事准则。 至于说报复对方,他不会亲自动手,陈家想必有不少人都不希望这小子好过,若是一直安分守己,甘于平庸也就算了,但现在明显不是如此。 陈十方的表现,恐怕会让陈家很多人如芒刺背,心中不安了。 只需静观其变,这小子必然下场好不到哪里去,至于说武力高强?强如叶云台都落到现在这般下场,何况是个乳臭未乾的小兔崽子。 随手将陈十方的资料,丢入碎纸机中,顷刻间成为一堆碎纸,落在垃圾桶中,何必和个注定不会成长起来的人计较。 原本被老爹揍了一顿,心中惶恐不安的吴峥,不曾想竟然因祸得福,得到自己惦记大半年的神骑320,那可是五百多万星币啊。 转念一想,心中已经了然,估计父亲已经摸清了那小子的背景,从这种反应看来,应该是没什么来头。 虽然说是父亲揍了自己,但这笔账必须要算到那小子头上,毕竟总不能和老爹算账吧,何况也算不起。 叶琳琅家中,一家四口,终于可以团聚在一起,开开心心的过日子,几年的晦气也一扫而空。 和以前一样,叶琳琅缠着陈十方问这问那,没有丝毫疏远。 白天学习,晚上处理大脑中庞杂的信息,陈十方的境界达到瓶颈,但手段却多出来无数倍。 按照这个世界对于武道的划分,可分为格斗高手,武术家,大师级武者,武道宗师和武圣。 至于说格斗高手之下的划分,是上不了台面的,没有人会在意。 武圣多年不曾出现在人们眼中,到现在最强的就是武道宗师,武道宗师中的强者,德高望重者,又被称为武林泰斗。 叶云台,在十几年前就是最年轻的武道宗师,但是现在… 陈十方的手段,实际上已经超越武道,进入玄学范畴,聚集在数千年之前,曾经有过练气士,可以移山倒海,呼风唤雨。 而现代人,将这些称为神话传说,人力有穷,岂能达到那种境界? 毕竟,修炼到极致的武圣,也不过是力能举鼎,双臂万斤,敌万人而已,不用说是移山倒海,大点的巨石都搬不动。 两日过去,做母亲的柳雨晴,使出来浑身解数做饭,顿顿都是好汤好菜的,叶云台和陈十方表示不用这么麻烦。 “我乐意!” 好吧,天大地大,女主人最大。 周六午饭过后,叶琳琅接个电话出去。 陈十方闭上眼睛,开始研究昨晚上从庞杂的信息中,获取的一个新能力‘神游’。 信息也很完善,和做梦类似的,只是这个梦是以神魂遨游其他世界,结束后会留下来属于那个世界的一点什么东西。 无论如何,先试一试好了,陈十方和养父母打个招呼,说自己要午睡一会儿,关上房间门,坐在了床上。 仿佛曾经已经施展过无数遍,很顺利的进入了神游中,闭上眼睛,躺在床上,恍惚中已经进入了另外个世界。 一颗叫地球的星球,面积比星昭国所在的浑天星小一些,他出现的国家叫华夏国,历史文明竟然与星昭国出奇的相似,不得不说冥冥之中、自有天意。 首次神游时间并不长,但在华夏国他却经历了好几次的日升月落,漫无目的的游荡中,大量的信息融入了他的识海中,只是能留下来多少就不好说了。 现实世界,一个小时后,陈十方从神游中醒过来,看了看墙上的时钟,心中大概了有点数。 闭上眼睛,果然就连刚刚去过什么地方,都忘记的干干净净,倒是留下来一些古诗词,甚至是什么书画技巧之类的。 还有一部分就是各种数学,物理之类的知识,让他感到有些诧异,莫非自己在潜意识中,能够控制想要留下来的内容。 毕竟要参加天源一中的测试,这些知识来的正是时候,原本还有些担心能不通过,现在他已经决定了,直接参加高三测试。 从卧室中出来,跑到叶云台的书房中,拿起来书桌上的毛笔,顿时一种练字二十年的感觉,涌上陈十方的心头。 毫不犹豫的下笔,在上好的纸张上一挥而就:“乘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!” 这句诗也是他神游的时候,留在记忆中中的内容。 顺便在下面补上寥寥几笔,竟然勾勒出来一副精妙的水墨画,简直是让人叹为观止,灵气十足。 就连陈十方自己也处于震惊中,仅仅是一次神游后,自己就变的这么叼,多来上几次,岂不是要上天。 兴致上来的陈大公子,在养父书房中挥毫泼墨的时候,接电话出去的叶琳琅,心神不宁的回到家中。 叶姑娘的心情,都写在脸上,根本就藏不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