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39章 炼药 - 最强弃少在都市

第039章 炼药

萧礼贤在外面工作非常认真,拦下来了很多人。 当然主要也是那些人,并不愿意和他硬拼,大家也都在互相提防着,谁也不肯率先出手。 万一自己受了伤,岂不是便宜了其他人。 大家都是来自五湖四海,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—赏金,汇聚在了这里,要是因为一时冲动,而便宜了其他人,岂不是个天大的悲剧。 最关键的是,单对单厮杀的话,萧礼贤也能算得上高手,有信心拿下来他的,没有几个人。 “萧礼贤,你特么究竟是吃了什么药?” “哼,自然是行侠仗义的药!”萧礼贤说这话的时候,面不改色,气定神闲。 “少特么假惺惺的,以前怎么不见你行侠仗义!” “数十年浑浑噩噩,一朝突然醒悟,我萧礼贤的人生,不应该是个恶人,而应该是个侠客!”萧礼贤啪的打开折扇,轻轻的扇了扇,四十五度仰望着明媚的天空,一脸惆怅的样子。 “这货绝对是想要等咱们离开后,独自干掉陈十方,然后独吞十亿赏金!”这话得到很多人的认可,大家齐齐的点头,毕竟拖下去人越来越多,也不是个事情。 “萧礼贤,你要是再不让开的话,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!” “你一个人,就算是在强大,也不是我们这群人的对手!” 萧礼贤白玉骨折扇,啪的一声,合起来在手掌上拍一拍:“少废话,要打就打,除非从萧某的尸体上跨过去,否则别想要动陈十方一根汗毛!” 麻痹啊,从这家伙的语气看来,说不定是来真的,难道真的要当个好人? 在这么下去的话,高手越来越多,等到强大的武道宗师前来,说不定就没自己等人什么事情了? 想明白这事情后,当即就有人提议大家一起上,人们是纷纷应和。 为首的汉子,是个大师级武者,满脸横肉,一看就不是好惹的,嚷嚷的声音也最大,一脸我是为大家着想的样子。 其他人似乎也都被他说服,一时间群情振奋,让对面的萧礼贤有些腿软,麻痹双拳难敌四手,好汉架不住人多。 这帮人中间,仅仅是武道宗师就有三人,还有其他高手也都不是吃素的,真打起来,自己绝对要死啊。 “一起上,弄死他!” 随着一声怒吼,紧接着就是齐齐的喊杀声:“杀!” 就在萧礼贤准备跑的时候,眼前出现诡异的一幕,其他人齐齐的后退一步,唯独之前的大汉向着自己冲过来,瞬间就放心下来。 大汉原本想的是,自己冲出去一半后,在慢慢的降低速度,让其他人先上去,没想到一山更比一山高,这帮家伙竟然一个没上。 硬生生的站在萧礼贤前面十几米的地方,脸上露出来个笑容:“站着有点无聊,锻炼锻炼身体!” 说着还做了个下蹲,顺便又跳了几下,这才迤迤然的返回去,脸不红、气不喘的,果然脸皮足够厚啊。 武道宗师也有强弱之分,谁也不想去试一试,自己是强的那个,还是弱的那个,到这种地步顶这个名头,也能好好的过一辈子,何必和自己过不去呢! 萧礼贤瞬间就放心下来,向着对面竖起来大拇指,你们这群人不要脸的让子,让我甘拜下风。 房间中,柳雨晴和叶琳琅帮不上什么忙,就在门口和窗户旁边守着。 手上已经重新出现,昨晚上陈十方给两人画上的符文,也没有什么技巧,看到有人过来,就直接拍过去。 叶云台正在尽力的恢复实力,多一份力量,就多一份安全。 可惜仅仅靠他自己的话,恢复的速度极为缓慢,按照现在这个速度,恢复到全盛时期,至少需要一年的时间,黄花菜都凉了。 狠狠的一拳,砸在了沙发上,那种无力感,让叶云台有些恨,这种关键时刻,怎么能掉链子! “爸,安心,将自己的状态保持到最佳!”陈十方开口说了句。 将药材一样样的取出来,整整齐齐的摆在茶几上,小白凑上去闻了闻,发现这玩意不好吃,顿时就失去了兴趣。 左手在空中打出来一个手决,顿时一团火焰就出现在空中,紧接着右手也打出来一个手决。 一团晶莹透剔的水花,出现在火焰中,轻轻一摆手,数十种药材,按照一定的顺序,自动的飞入火焰中,很快就燃烧起来,半点都没有剩下。 没有残余的药渣,全部都融入中间的水花中,时间过的很快,转瞬间半个小时过去,火焰已经熄灭。 所有的药材,最终都融为一体,成为一个玻璃球大小,近乎于透明的小圆球,看起来也不像是什么丹药。 里面可以看到各种药材的样子,就好像是药材没有被烧掉,而是被缩小了几十倍,装在这个水球中一样。 连药香味都没有半点,哪怕是靠近都闻不到,让人感到非常诧异。 就连见多识广的柳雨晴和叶云台,都不知道究竟是成功还是失败了,陈十方看着面前漂浮的小球,深深的吸了口气。 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,其实他自己也没有什么信心,不过好歹不用担心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。 关心则乱,稳定心神后,伸手将小球取过来,看了几眼确定没有问题后,向着养父递过去。 对这药丸没有什么信心,但叶云台对儿子有信心,毫不犹豫的接过来,看都没看,就塞入自己的口中。 入口即化,一股澎湃的能量,顺着喉咙向着身体各个角落冲过去,上半身还好说,叶云台保持的不错,尚且在承受的范围内。 下半身刚刚恢复过来,根本就没有时间适应,直接就被汹涌的能量毁掉经脉,但强悍的能量并不仅仅是破坏者。 在破坏的瞬间,新的经脉已经被塑造起来,比原来的更加坚韧和强大。 叶云台嗓子里面敌后一声,额头上瞬间就是密集的汗珠,拳头仅仅的捏在一起,嘴唇都被咬破。 剧烈的疼痛,让他的差点失去神智,勉强稳住心神,同时也要控制自己,不要张口惨叫出来。 柳雨晴和叶琳琅的眼中,叶云台浑身已经湿透了,脸色煞白,身体在不断的颤抖着,被咬破的嘴唇上,不断的冒出来鲜血。 在陈十方的眼中,养父正在迎来新生,过程必然是痛苦的,但越痛苦、就越强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