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4章 凭什么! - 最强弃少在都市

第294章 凭什么!

扈汉鹰和梁庭瑜这么多年不曾见面,想必是有很多要说的,所以陈十方并不着急,反正他暂时也没有什么着急的事情。 一边听着下面的人嘀咕,一边考虑给新任的玄阴宗宗主,找个撑腰的东西。 不然在实力不足以服众的情况下,估计干不了几天,就要被人干掉,为了利益这些人可是什么都能干得出来。 另外就是,顺便清理一下玄阴宗的财富,世俗界的钱财,现在陈十方不在乎,作为世界上最有钱的人之一,他完全可以这么说。 修行有用的宝物,什么珍贵的药材,还有炼器的材料,上好的宝物,最关键的是从以前流传下来的宝物,就是非常值得注意的东西。 现在实力最强不过是大师级武者,玄阴宗肯定是保不住这些宝贝,与其便宜了其他人,还不如便宜了自己呢。 分出来一部分,当做扈汉鹰和梁庭瑜的精神损失费,也是很有必要的。 原本下面的玄阴宗弟子,还指望陈十方忘记了这件事呢,毕竟玄阴宗的宝物,对于他们也是大有好处的,谁也不嫌弃宝物多啊。 现在见陈十方沉默不语,一部分人已经着急起来,万一这家伙想到这件事情该怎么办,所以必须要赶紧转移他的注意力。 这么想着,有几个人就互相递了个眼神,开始行动起来。 “我平时对大家怎么样,如果说我成为玄阴宗宗主的话,以后兄弟们有福共享,绝对不会出现所有的好处,都被段家的人占有的事情!” 一听这话,尚且在人群中的段家人,顿时就秫秫发抖,虽然说还有数十人,但谁也不敢开口。 其他人也纷纷的开口,吆喝着说明自己的优势,还有人提议当场打一场,获胜的人当选玄阴宗宗主。 陈十方心中已经有了决定,铙有趣味的看着这帮人折腾,事实上他已经决定了,要选谁作为玄阴宗宗主。 现在看这帮人勾心斗角的折腾,也是蛮有意思的。 这边在看着,神识却在将玄阴宗宝库中,还有藏在各种高层家中的宝物,全部都找出来,等会走的时候,稍微活动一下,就都是自己的了。 并没有让陈十方等太久,扈汉鹰和梁庭瑜用最快的速度,收拾好了东西,离开了软禁梁庭瑜二十年的小院。 没有丝毫的留恋,如果说有可能的话,梁庭瑜甚至想要一把火,烧掉这地方。 感受到扈汉鹰马上就要过来,陈十方随意的指了指之前的那个大汉:“就你吧,你从现在开始,就是玄阴宗宗主了!” 大汉瞬间懵逼,其他玄阴宗叫嚣的玄阴宗弟子也有些愕然,怎么突然就做出来决定? 有人没有回过神来,直接了当的选择了开口质问:“凭什么?” “你说凭什么?”陈十方笑了笑,直接给对方怼了回去。 “这是我们玄阴宗的事情,你这个外人还是不要插手的好,不然传出去有损你的名声!”也许是看到这半天,陈十方都没有什么动静,一副很好糊弄的样子,那人说话的声音,也提高了不少。 名声,我要什么名声,陈十方笑了笑,轻轻的一弹指。 刚刚叫嚣的那人,瞬间倒在地上,连挣扎都没有一下,就直接死翘翘,众人瞬间安静下来,之前杀人不眨眼的形象,重新回归。 “好了,现在还有人想知道,凭什么吗?” 众人纷纷的摇头,但却谁也不敢开口说话,就连被选中的大汉,也浑身冒冷汗,原本还准备推辞一下来着,现在看来还是不要的好。 扈汉鹰和梁庭瑜出来的时候,正好看到这一幕,大汉忐忑的站在陈十方面前。 “就你现在这个水平,成为了玄阴宗宗主,也长久不了,所以我给你找了个帮手!”陈十方一边说,一边打了个手势。 一道白光,闪电般的划破空间,出现在他面前。 赫然是一条,通体雪白,头上顶着独角,四五米长的白蛇,看起来体型不算是很大,但却是这片山脉的帝王兽,实力非常强悍。 如果说玄阴宗的弟子,想要试一试它的实力,那么陈十方只能提前祝他们好运,或者提前给自己找一块风水宝地。 “以后你就待在这里,什么时候他突破到武圣再离开!”陈十方看着白蛇说了句,丝毫没有商量的意思,哪怕是帝王兽也要听从命令。 白蛇没有丝毫犹豫,看了眼身边的大汉点了点头,事情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下来。 “走吧,咱们取点精神损失费就离开,这里接下来的事情,随便他们怎么折腾!”管杀不管埋,说的就是陈十方现在的行为。 说话间,直接将扈汉鹰和梁庭瑜带起来,消失在众人的眼前,不断的掠过玄阴宗的亭台楼阁,大量的宝物,进入了他的空间戒指中。 陈十方拿的也是心安理得,毕竟自己也是辛苦了,拿点辛苦费没有任何问题。 尽管说这些东西,他自己是用不上的,但无论是琳琅她们,还是自己的养父母等人,都是可以用得上的,而且非常好用。 在过去的岁月中,玄阴宗的大部分宝物,都是针对这个阶段的修士准备的。 剩下那些低级的东西,陈十方都留了下来,反正拿着也没什么用,还占戒指的空间。 十几分钟后,陈十方三人悄然离开玄阴宗,此刻也不过是中午时分而已,三人赶到楚州首府赤沙市,吃了顿丰盛的午饭后,还有时间乘坐航班,回到天源市去。 不过扈汉鹰和梁庭瑜准备先回齐州去,见一见父母亲人,双方就在这里分别,陈十方独自回天源市而去。 在遥远的神罗帝国,万神殿的神徒陛下,终于做好了心理准备,他准备来找陈十方求个答案,或者说是寻求帮助。 悄然离开了万神殿,乔装打扮后,乘坐着私人飞机降落在百捷城,然后转机前往天源市,身份证明,对于他来说,完全不是问题。 正好陈十方也是刚刚下了航班,双方相聚也不过是几分钟时间而已,陈十方出来的时候,神徒陛下爱正在等着酒店的车来接人。 因为这个点路上堵车了,所以晚到了几分钟时间。 陈十方瞬间就感受到,这人身上强横的能量波动,但神徒陛下却没有什么感觉,他甚至没有觉察到,后面有人在看着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