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2章 忍 - 最强弃少在都市

第292章 忍

玄阴宗的一帮人,心中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,就算是个事实,但尼玛给点面子能死啊。 可惜他们想多了,在陈十方心中,只有值得尊敬的人,才在他这里有面子,剩下的闲杂人等,随便你们怎么想吧。 就像玄阴宗这种,陈十方来的时候就想着,如果实在不是个地方的话,直接毁掉也不是什么问题。 从现在看来,玄阴宗的高层,对于段横绝的信任出乎意料。 没兴趣继续纠缠下去,陈十方直接摆明条件:“立刻把人交出来,给双方道歉,然后给予足够的赔偿!” “欺人太甚!”段家的以为长辈,愤怒的吼了一声。 “你要是一定这么想,也可以!”陈十方笑着回应一句,目光扫过段家的其他人,大部分人都稳稳的站在那里,还有少部分则有些犹豫。 有人的地方,就有江湖,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争斗。 哪怕都是玄阴宗的人,哪怕都是姓段,哪怕都是一家人,也避免不了争斗的。 不过在一致对外上,段家的人做的还是不错的,这也是这么多年,玄阴宗发展壮大的主要原因。 到现在这种地步,有一部分人早就迫不及待的想要让段横绝这一脉,丢脸、出丑,但却强行忍了下来,没有表现出来。 “做梦,真当我们玄阴宗怕了你不成!”段横绝的祖父段长恒,也是玄阴宗的前任宗主,一位赫赫有名的武圣强者。 在这个时候站了出来,怒视着陈十方,其他人已经都领悟过来,老爷子都要出手了,看样子是要和对方玩命。 当然最好是玩对方的命。 虽然说风险很大,但如果说真的可以干掉陈十方的话,那么玄阴宗在江湖中,在世界上地位,将会大大的提高。 毕竟一个连陈十方都能干掉的门派,实力该是何等的强大,到时候在添油加醋的说一些,讲过程描写的轻松一点,简直是玄阴宗的无上荣光。 想到这里的时候,段长恒已经彻底的冷静下来,一横心,一柄宝剑已经出现在他手中。 玄阴宗众多的高手,也纷纷的出手,取出来自己的兵器,跟随着段长恒的步伐,向着陈十方杀过去,没有任何人躲在后面。 哪怕是段横绝也不例外。 “主公,将那小子给我留下!”扈汉鹰指了指段横绝。 陈十方点了点头,哪怕是扈汉鹰不说,他也会这么干的,段横绝虽然说实力不错,但现在的扈汉鹰差不多已经是准武圣,自然是碾压对方的存在。 身形一闪,扈汉鹰已经站在数十米之外,将现场交给主公。 自己有多少尽量,他心里明明白白的,站在那里说不定还碍手碍脚呢,所以还是闪开,给主公一个敞亮的空间,全力施展。 密集的剑芒,将陈十方笼罩起来,看起来颇有些要将人切成碎片的样子。 然而下一秒,这漫天的剑芒,顷刻间消失的干干净净,所有冲上来的人,都直接倒退回去,一个个倒在地上,脸色灰白。 看着陈十方的目光,已经是无比的惊骇,段长恒想要说点什么,但是一张口,哇,吐出来一口鲜血,直接瘫倒在地上。 眼神里面逐渐失去了色彩。 实力不够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并不知道自己实力不够,而相识段家这种,妄图以卵击石更是最可怕的。 这不,直接断送了玄阴宗的所有高层,唯一留下来的就是段横绝。 此刻站在那里,浑身冒汗,手中的宝剑已经掉在地上,看都不敢看陈十方一眼,唯恐下一秒,就轮到自己人头落地了。 “轮到你了!”陈十方拍了拍手,手指上连半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来。 扈汉鹰落在段横绝的对面,看着战战兢兢,双腿摇晃站都站不稳的对手,顿时就失去了兴趣,这样的敌人哪怕是自己一剑斩断他的脑袋,又有什么快感呢。 “段横绝,可敢与我一战!” 段痕迹后退两步,一个劲的摇头,刚刚陈十方出手,已经吓破了他的胆。 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,扈汉鹰还希望段横绝,能鼓起勇气和自己一战呢,现在看来这家伙怕是已经被废掉了,这辈子别想要再站起来。 一巴掌抽在段横绝的脸上,直接将对方打到在地上,扈汉鹰已经是感觉到索然无味。 然后从对方的身上跨过去,直奔后面的而去,他上次来的时候,已经知道了梁庭瑜被关在那里,现在直接找上门去。 小院里面,梁庭瑜看着上面的天空,已经很多年没有出去了,她现在已经近乎于麻木。 唯一有些念想的就是扈汉鹰,听说他去年来过玄阴宗,离开的时候身受重伤,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还在人世。 看着她的两名玄阴宗弟子,站在不远处的围墙上,看着这边随意的调侃着:“还在想你的情郎吧,二十多年了,还真是难为你了!” “要不你看我怎么样,至少可以安慰你啊,也不至于你每天晚上,自我安慰!” “恐怕这么多年下来,一手技术已经超凡脱俗了!” 两人说着说着就笑了起来,肆无惮忌,反正这里除了少宗主,一年半载会过来一趟,也不会有其他人来的。 这些言语,压根就没有进入梁庭瑜的耳中,刚刚开始的时候,她还觉得非常羞愤,但现在随便他们去吧。 关于扈汉鹰的消息,除了段横绝经常会来这里炫耀之外,剩下的基本上就是这两人吹牛逼,得到的一点消息。 似乎一直都很不错,不错就好。 但去年突然出现,离开的时候又是身受重伤,还有传闻说已经被玄阴宗干掉了,让她不免有些悲伤,然而却不敢表现出来。 如果说被玄阴宗抓住的话,她这里表现的越是关切,汉鹰受到的伤害就会越大,无论是什么样的心情,她都要忍着。 忍,是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情绪之一。 墙上两个玄阴宗弟子的声音越来越大,说话的言语也越来越刺耳,但是她依旧没有在乎,准备站起来回到自己的房间中。 突然其中的一人怒吼一声:“什么人?” 紧接着就是惨叫声响起来,随即血腥味开始弥漫而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