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6章 撕破脸 - 最强弃少在都市

第256章 撕破脸

和往常皇帝登基一片欢呼声不同,今日格外的庄严肃穆,随着姜彻一步步的靠近天坛,现场越发安静起来,充满一种肃杀的氛围。 不少人有些艰难的挪动了下身体,让自己稍微轻松一点,现在这种氛围,实在是太压抑了。 就连围观的人,也是这样的感受,处于风口浪尖上的姜彻,自然更不用说了,若非是他实力不错的话,仅仅是这股压力,就足以让他崩溃。 脚步稍微缓了缓,重新稳定好自己的节奏,如果说照着前面的步伐走下去,最后定然会摔倒在天坛前面,到时候就不是丢人的问题了。 可能会有人将这个问题,归结为天意不让自己成为皇帝,想都别想,姜彻的心中冷笑着。 想要当婊子,就别想要立牌坊,除非现在撕破脸,否则这个皇帝我当定了。 人群中不知道有多少人,轻轻的叹了口气,可惜啊:也有不少人默默的松了口气,到现在为止这位未来的皇帝,表现还算是不错。 走完五百米,一步步的差不多三四分钟时间,姜彻每一步都走的很稳,没有丝毫的慌乱。 着实让不少人感到失望,那失望又有什么用呢? 事到如今,已经不是退缩的问题了,一旦姜彻登基的话,排除异己,巩固自己的位置,可以说是必须要干的。 对于那些人来说,他们中的一部分人,就是出于要被姜彻干掉的,还有一部分人则是墙头草。 所以对于前面一部分人来说,无论是避免自己被姜彻干掉,或者是为了避免墙头草到时候倒向了姜彻,还是为了自己等上皇位,都必须要动手。 姜彻已经站在天坛下来,只要再走上十步之遥,就能登上天坛的第一阶台阶。 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有人开口喊了一声:“且慢!” 主持仪式的几位道士,以及姜彻对于这个声音,都没有感到意外,反正肯定是要来的。 姜彻回过头去一眼,自己的二伯,先皇的二儿子姜当禅,现在被封为赵王,如果说皇帝陛下和太子都在的话,他将会继承楚王的爵位。 楚王的后代,将会被封为郡王继续存在下去,毕竟像是这种位高权重的一字王,是用一个少一个啊。 现在皇帝陛下和太子殿下都没有了,那么作为皇帝陛下的二皇子,如果没有陈十方的话,他是最有希望成为皇帝的。 无论是法理的合理性,或者是家族里面的支持,姜当禅都是佼佼者,而且他的实力也不错,这些年管理皇家的资产,取得不菲的成绩。 姜当禅自己,在皇帝和太子都挂掉之后,第一反应并不是悲伤而是震惊,震惊过后也不是悲伤,而是窃喜。 世事无常,就在他以为,自己对于皇位是十拿九稳,准备接受众人的祝贺,然后登基称帝,为星昭的新皇帝的时候。 陈十方突然开口,直接将帽子扣在姜当禅头上,顺便将天子剑也送给了自己的侄儿。 侄儿也就算了,如果这个侄儿是自己兄长,姜当封的儿子皇孙殿下,姜当禅也没有什么好说的,太子没了皇孙登基,似乎也是很正常的操作。 偏偏这个人是姜彻,他的父亲是被整个皇族看不起来的姜当云,一个被封为享王,混吃等死的人的儿子,要成为星昭皇帝。 这个人还是大家,经常有事没事欺负一番的主,这样的人怎么能成为星昭的皇帝。 但站在姜彻后面的是陈十方,那个以一击之力,让全世界都无话可说的男人,皇宫里面尽管有人不满,但没有任何人敢反驳。 似乎上天也要给他们点机会,于是陈十方作死去追查什么空中钢柱,竟然消失在浑天星,几天过去了,依旧没有归来,甚至都没有归类的意思。 看起来是永远不能回来了,野心就像是被点燃的野火一样,天予不取必受其害。 不少人的心思瞬间活络起来,当姜当禅出现在他们视线中的时候,从龙之功这样的功劳,足以让无数人丢掉节操,站在姜当禅这边来。 毕竟现在的皇室,对于星昭国有着相当大的影响力,还能干涉到政策方针,而且皇室本身就是一个无比强大的财团。 来自于皇室的各大王爷,都占有者巨大的财富,和皇室交好的话,对于家族的好处,可以说是不言而喻。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,天下攘攘皆为利往。 事情就是这么简单,一个利益牵扯起来,在场的大部分人,因为所有人都知道,姜彻登基以后,得到好处的只有站在陈十方那边的。 但站在陈十方那边的人,并不像是想象中的那么多,还有很多人还没有来得及站过去的时候,陈十方就自己跑了,也是个悲伤的故事。 现在上天给了他们更好的选择机会,几乎没有什么人会犹豫。 姜当禅给他们做了表率,现在他站了出来,给了很多人信心和勇气,赵王都首先开炮了,自己等人还有什么好担心的。 “二伯,有何见教?”姜彻脸上带着淡然的笑容,转过身来,面对着走出来的姜当禅。 “对你当这个皇帝,我不服!”在姜当禅的后面有人说道,赫然是姜当禅的同母亲弟弟,韩王姜当孟。 姜当禅笑了笑,他率先站出来,表明自己的态度即可,剩下吵架或者是打斗的事情,交给其他人即可,免得和侄儿争吵,失去了自己的身份。 随着姜当孟的声音落下,人群中纷纷开始叫喊起来:“我们不服!” “你小子何德何能成为星昭的皇帝?” “一个乳臭未乾的小子,也敢窥视皇帝的宝座?” “识相的话,交出来天子剑,去掉自己的衣冠,滚回家去闭门思过!” …… 重重言论,在人群中蔓延着,叶云台本来位置不至于靠前,但他是代表陈十方来的,所以得到了第一排的位置。 很明显这是有心人,别有用心的安排。 当不服气的声音形成压倒优势的时候,无数人的目光,都落在叶云台的身上,既然现在陈十方不在,那么他这个做父亲的,自然能代表陈十方的态度。 另外一边,神徒陛下和教宗陛下对视了眼,齐齐的笑了笑,又摇了摇头,好戏要上演了。

上一篇   第255章 父与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