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4章 卑微的父爱 - 最强弃少在都市

第254章 卑微的父爱

早早的,姜彻就起来,在一位长者的带领下,拜见了宫里面的长辈,先帝的皇后,以及各种叔伯长辈。 他父亲因为过于怕死,所以今天装病了,没有前来观看儿子的大日子,让姜彻心中有些失望。 好在他的母亲来了,红着眼睛,看起来刚刚哭过的样子,见到儿子的时候,勉强扯起来些笑容,只是眼神中的那一抹凄苦,如何能瞒得过姜彻。 他之前已经是武道宗师,这些天得到了陈十方的功法,更是日益精进。 就在不久之前的那个自己,出现在眼前的话,自己能打三个。 “妈,放心好了,咱们都不会有事的!” 听到这话后,做母亲眼里的泪花,都有些藏不住了,儿啊,你小小年纪,有怎么能懂的人心邪恶呢? 在距离这里不远的地方,姜彻的父亲,先皇的第七子享王姜当云,一个没有实权,只能混吃等死的王爷。 此刻姜当云正跪在了地上,在他面前是自己的叔伯,也有祖辈的,还有些是他的兄弟们。 “你儿子都要是皇帝了,你怎么还跪在这里,快快起来,我们可承受不起啊!”说话的是一名王爷,也是姜当云的兄弟。 “就是,皇帝啊,多么高的地位,以后我们这些人,见了你还要恭敬点呢!”又有人阴阳怪气的说到。 姜当云的额头处,已经是一片血红,地面上也是红彤彤的一片,此刻听到这些话,也只是一个劲的磕头。 “诸位长辈,还有兄弟们,姜彻只是个不懂事的小辈,被动的情况下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,只求诸位能饶他一命,以后我们一家五口,会离开皇城去当个普通人的!” 这样的话,已经说了不知道多少遍,姜当云一大早就跪在了这里,来来回回的重复着这句话,他知道这个皇宫里面,斗争是多么的肮脏。 儿子没有什么背景,没有什么支持者,自己和妻子,还有两名王妃也都是普通人的资质,帮不了他什么忙。 迟早要被人吃的干干净净,而且这几天偶然听到弟弟姜当凌,说起来宫里面的事情,让他彻底的感到了恐惧。 要是自己不做点什么的话,恐怕儿子的小命都难保了。 自己是个没本事的,为了保住儿子的命,他什么都愿意去做,只要儿子能活下来就好,让他干什么都行。 上面坐的一帮人,看着下面跪着的姜当云,心中不免感到有些快感,预备皇帝的老爹,在自己面前跪着呢,多么让人愉快的事情,爽快啊。 “当凌和当克,好像从昨天开始,就一直没有出现过!”突然有人说了句。 “别提这两个废物了,他们已经被陈十方彻底的吓破了胆,不愿意掺和到事情里面来,等以后有他们的好果子吃!”说话的这人,眼睛中冒出来一片寒光,满脸凶狠的样子,让人不寒而栗。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,已经有人接着说到:“不错,事到如今,不是咱们的敌人,就是咱们的朋友,想要当桥头草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!” 没人在意下面的姜当云,自顾自的说着自己的话。 姜当云只能一个个的磕头,他是个废物实力不值一提,也就是个普通人的水准,但在场这些人至少是格斗高手,大师级武者也不少,还有两位武道宗师。 他想要拼命也做不到啊,如果说能用自己的命,换儿子安稳的成长起来,他现在会毫不犹豫的撞死在地上。 自从他被封为享王之后,他就心死了,毕竟父皇就希望自己做个混吃等死的废物,然而随着儿子的成长起来,他亲自谢绝了皇帝的意见,给自己的儿子取名为彻。 大破大立是为彻,他想儿子能成才,能摘掉享王这个羞辱的帽子,据说这个封号,还有中其他人的干预,不然皇帝陛下也不至于对儿子这样。 现在儿子的确是做大事的,甚至是超出了他的想象,竟然要一步登天,成为星昭国的皇帝,但前面却是刀山火海,枪林弹雨,在等待着他的前往。 姜当云稍微想一想,就可以知道现在的天坛或者是地坛上,定然是危机丛丛,这些人是不会让儿子走到最后一步的。 不过只要能活下来,自己就算是受到点羞辱,也是可以理解的。 在这座大殿的暗处,姜邀月捏着拳头,红着眼睛看着下面的人,以及他们做出来的事情,在她的身边,是姜彻的姐姐姜岩,还有她的父亲姜当克。 “看到了吧,如果说没有实力的话,这些人会将姜彻撕成碎片,当然咱们也很难幸免!”姜当克在女儿耳边低声说着。 他的几个儿子,大多是很平凡的,唯独这个女儿,给了他很大的惊喜。 姜岩都快要昏迷过去了,她只是个平凡的女子,平时在皇宫中,也大部分时间都宅在家中,要么就去学校上学,只有在没有人知道她身份的地方,她才是真正的自己。 皇宫的女孩子,除了邀月之外,绝大部分是看不上她这个享王的女儿,看着她的目光也有些鄙视,曾几何时对于父亲也有些抱怨。 哪怕是和普通人也比这个王爷好,但是现在所有的一切,早已经一扫而空。 父亲并不是不爱儿女,只是他没有力量,但就算是没有力量,也会用自己的方式,来保护自己的儿女,任何方式。 下面的人,又有人开始说话了:“王兄,你不是说为了儿子,可以做出来任何事情吗?现在咱们试一试怎么样?” 距离中午还有点时间,毫无疑问没有什么比羞辱一位王爷,更能让人感到快活了。 一听这话后,立刻就有人纷纷的应和,毕竟这样的感受,很少有人尝试过的。 几名年轻的王爷,已经站起来,分开了自己的双腿,站出来一个胯下通道:“王兄,我们这个游戏叫做请君入洞,你应该不会排斥吧?” 姜当云捏了捏拳头,但很快就松快,脸上露出来些表情:“只要能留的小扯一命,我自然是愿意的!” 跪了半天的,双腿已经有些不受控制,疼的离开,姜当云趴着的速度有些慢,身体还在摇晃着,来到自己王弟的前面。 从这些人的双腿之前爬过去。 另外一边的书房中,几位皇室的侍者,给姜彻完成了所有的装扮,恭敬的说了声:“殿下,该启程了!” 姜彻的母亲,靠在门上看着儿子出门:“一切小心啊!”

上一篇   第253章 未了的事

下一篇   第255章 父与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