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4章 顷刻逆转 - 最强弃少在都市

第244章 顷刻逆转

陈十方的脸色依旧带着淡然的笑容,单手拎着巨大的斧头,光着上半身,赤着双脚,就像是传说中,哪些强大的先祖一样。 不怒自威。 人群不由的向外退去,根本没有人敢站在最前面,面对着这名少年,这一尊杀神。 何等的威风,何等的气势滔天,如果说这一刻有人说陈十方是神,绝对不会有人怀疑的,但没有会这么说,谁都知道陈十方打的就是神。 “诸位,现在感觉如何?”陈十方的声音,恍如是滚滚雷霆,在这帮人的耳边,脑海中,心中炸开来,让他们都有些精神恍惚。 完蛋了,皇帝陛下在陈十方出来的瞬间,就变的脸色煞白,心中已经彻底的绝望。 那枚星昭国玉玺,已经成为一堆粉末,陈十方的一击,彻底的摧毁了它,象征着皇室权威的传国玉玺,竟然就这样坏掉了! 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,无论是黑子或者是粉丝们,谁都没有开口说话。 都在安静的欣赏着陈十方的英姿,那种就连电视剧,电影里面,都难以描述的风采,人能活一辈子,见证这么一次,也算是值了。 那种风采,看的少女们心神向往,看的少妇们心神荡漾,能将无数的直男扳弯的风采。 站在他后面的圣女们,更是近距离接触者,想象下不久之前,自己还能随意的撩拨他,不由的就是一阵的得意。 这次不仅仅是莫妮卡有些发热,哪怕是最小的德布拉,也感到自己双腿有些发软,小脸羞得通红。 金雕将头低下去,彻底的匍匐在地上,表达自己的臣服和对于强者的敬意,至于说羽毛上有些潮湿,谁还在乎这个呢。 足足的五分钟时间过去,终于有人回过神来,眼神复杂的看着眼前的陈十方,这个祸害,他怎么就不去死呢? 夏家的几人,嘲讽和嚣张的时候,充分在了最前面,现在想要溜到后面去,但人们都在向着后面挤,唯恐被陈十方看到。 挤来挤去,他们依旧站在最前面,看着陈十方的满脸都是绝望。 刚刚说的太多,现在恐怕是要说点什么,对方也是不会相信了,早知道如此,自己又是何必呢。 晋王府中,姜博宇一般不住在这里,但现在他和家人都在这里看电视,看着电视里面的陈十方,从他脱困的那一刻起,脸上的笑容就恍如是盛开的花。 至于说对于兄长的事情,这些年在没有比他更了解的了,自己不欠他,相反在面对皇帝的时候,自己这个晋王总是吃亏的那个。 现在这一天到来了,晋王内心没有丝毫愧疚,相反还感到有些痛快。 万神殿中,神徒陛下看着陈十方脱困,心中长长的舒了口气,对于这个亵神者,万神殿的敌人,无信者自己竟然展现出来这种思想,毫无疑问是不正常的。 但站在人类的立场上,自己的思想就是在正常不过了,除非是陈十方的敌人。 那么自己是神灵的信徒,还是人类中的一员,当人类和神灵起了冲突的时候,自己是属于哪一方的? 大局已定,神徒陛下终于可以从容的思考一些问题,在这之前他从未有过类似的思考。 也许曾几何时,他的前辈们也会有这样的困惑,他们是带着遗憾死去,还是解开了困惑。 天源市吴峥家的别墅中,在陈十方脱困的瞬间,几人忍不住的欢呼起来,哪怕是林罗云也不例外,只是欢呼过后,有些尴尬。 “今晚,就在我们家吃饭吧,咱们不醉不归!”吴峥这么说,自然是要说说心里话了。 在百捷城龙家的庄园中,守着门口的侍卫,恭敬的打开门:“小姐,老爷请你过去!” “十方胜利了吧!”龙鱼儿语气非常肯定。 “是的,陈十方一斧劈碎八龙屏障,现在已经成功脱困了!”侍卫越发恭敬起来,龙鳞站在后面,忍不住的摇了摇头,这又不算什么惊喜。 皇宫大殿的前面,陈十方依旧站在原地,享受着现在的一切,包括敌人的畏惧和震惊,以及不知所措的表情。 他毕竟只有十八岁,实力强横而不装逼,和锦衣夜行有什么区别。 “他才十八岁啊!”陈家的庄园中,陈老爷子也幽幽的感慨了一声,如果说当年的事情没有发生的话,陈家现在是何等的威势。 可惜没有如果,陈十方说不定还要找上门来算账,到时候就是陈家的灾难了。 想到这里的时候,又是一声叹息,怎么才能保全陈家,是他现在面临最大的问题,让他隐隐有些头疼。 陈家的诸多小辈们,原本还有些不服气,或者是什么想法,现在齐齐的安静下来,谁也不知道说点什么才好。 正在前往晋州的叶云台等人,得到陈十方一斧劈开八龙屏障的消息后,队伍中的气氛,瞬间就轻快了很多,大局已定啊。 “恭喜恭喜啊!”叶云台向着身边的百花仙子,拱手道喜。 一时间在场的众人,纷纷的开始互相恭喜,这不仅仅是陈十方的劫难,如果说陈十方被困在里面的话,他们这些人的下场,可想而知。 就算是皇帝陛下,现在不会有什么动作,但秋后算账是不可避免的。 陈十方就不一样了,他有条件的情况下,是绝对不会秋后算账的,当面算账才是他的风格,比如说现在他的目光,就落在夏家的几人身上。 “我之前说了,一家人要整整齐齐的团聚,才算是完整的,所以我现在送你们去!” 话音刚刚落下,不等这几人开口说话,就被陈十方准确的从人群中找出来,轻轻一声冷哼,几人就瘫倒在地上,浑身上下没有丝毫的伤势。 如果说有人解刨开的话,大脑已经成为一团浆糊,直接让他们脑死亡。 人群齐齐的离几人远了点,还有人已经准备悄悄开溜了,摆明了情况不妙,留在现场万一陈十方大开杀戒的话,岂不是死无葬身之地。 陈十方没有搭理他们,目光落在皇帝陛下的身上,几秒钟后直接了当的开口:“我父亲当年牺牲,你能给我个真相吗?” 皇帝陛下大脑飞快的转动,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,寻求一个摆平这家伙的机会。 “你父亲当年为国而死,这就是真相!”

下一篇   第245章 杀皇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