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9章 一念神魔 - 最强弃少在都市

第229章 一念神魔

万神殿中,神徒陛下一脸见鬼的表情,这个声音已经影响了他的心智,甚至动摇了他对于神灵的信仰,忍不住的就想要去了解一下,这个声音的主人,究竟经历了什么? 更进一步,让他有了种感觉,自己这么多年在神徒这个位置上勾心斗角,究竟有什么意思? 人生的意义是什么! 一个个疑惑,出现在神徒陛下的脑海中,不仅仅是他,整个万神殿的高层,都在考虑这个问题。 现在发出来这个声音的是,那个让他威严扫地的亵神者,竟然在声音中,展现出来比神灵更加浓郁的神性。 无边的困惑和迷茫,出现在神徒陛下的心中,他必须要去请教一位智者的。 说来话长,实际上不过是短短几分钟时间而已,太子殿下站在数十米之外脸色阴晴不定,陈十方停下来自己的动作,轻轻的一弹指,天子剑从大汉的体内,透体而出。 一股力量,涌入了罗搬山体内,瞬间封住了他的伤口,和几个小时之前相比较,现在陈十方的实力,已经不能说是成倍的提升了,完全是两个人的存在。 天子剑在陈十方手中,不断的颤抖着,传递出来一种惊惧的情绪,这边宝剑赫然已经被人温养出来剑灵,这是上万年星昭祖辈的功劳,和姜家的关系倒是不大。 “本来想要抹掉你的灵识,但此乃星昭上万年的积累,今日暂且放你一马!” 陈十方说着,一挥手,挂在太子殿下腰间的剑鞘,就直接落在他手中,长剑入鞘,被陈十方随意的挂在腰上。 在罗搬山的前面,白鸿飞已经气绝身亡,陈十方可以清楚的记得,在那个陌生空间的时候,看到过白鸿飞的灵魂。 那么多的灵魂,大部分是因为他而战死的,而且都是武道宗师级别的高手,也只有达到这个等级,灵魂才会被那些神秘的存在吃掉。 身体缓缓的蹲下去,陈十方目光久久的盯着白鸿飞,他甚至都没有见过面,只是听养父说起来过,现在见面的时候,他已经战死了。 用自己的血肉之躯,挡下来了天子剑的全力一击,若非是他破掉剑芒的话,罗搬山绝对是挡不住的。 轻轻的叹了口气,陈十方伸手将白鸿飞的眼睛抚下来,人间再无惊鸿。 就在这个时候,一直在后面的林震南,脸上闪过一丝厉色,口中怒吼一声:“动手!” 十几门火箭炮,向着陈十方开火,麾下刀影战士们也齐齐的出手,目标只有那个蹲在地上的男子,这是他们最后一次冒险了。 一击不中的话,林震南以后绝对不会在和陈十方为敌,因为这样的敌人,他得罪不起。 本身就憋着满肚子怒火的陈十方,猛然一声咆哮,恍如是悲伤而迷茫的洪荒猛兽一样,天空中风起云涌,顷刻间一只金色的巨掌,出现在林震南等人的头顶上空。 “手下留……”太子殿下心中震惊,张口准备求情。 但四个字还没有说话的时候,巨掌已经重重的落下来,方圆数十里之内,震动感觉非常明显,人们只是看到林震南准备逃跑,但这是徒劳无功的。 随着轰然一声巨响,林震南和他带来的刀影战士,被齐齐的镇压在巨掌下面。 没有丝毫的血腥味,甚至连伤势都没有,每个人都保持着之前的状态,但他们都死了,灵魂已经被彻底的震散。 强如林震南这样的武圣,同样身体重重摔倒在地上,眼神逐渐的散开,死的不能再死了。 “你怎么如此狠心?”太子殿下双目赤红,一只手指着陈十方,手指都在哆嗦着,不知道是恐惧,还是因为激动,毕竟这两种情绪,真的很难让人区分出来。 “那都是星昭人啊,他们家里还有父母,还有妻儿子女,现在就因为你都被毁掉了!”在太子殿下的身后,又有一名武道宗师开口,怒斥陈十方。 满脸正义的样子,让陈十方以为自己是个无恶不作的大魔头,不过既然是这样,那就做个大魔头吧。 陈十方脸上冷笑一声,身形稳稳的向前一步:“是吗?那我不介意再多一家!” 说话间,一只手已经伸出去,下一秒那名武道宗师就不由自主的飞出来,脖子撞在了陈十方的手中,轻轻的一捏,随手丢在了地上,恍如是丢了一件垃圾一样。 本来还想要叫嚣的人们,顿时就齐齐的安静下来,还有人忍不住的向着后面缩了缩,这尼玛究竟是得罪了一个什么样的人啊? 后悔,这样的情绪,在这帮人的心中蔓延着,可惜没用。 消息在飞快的传递向着星昭各地,正在做出来选择和站队的人们,纷纷停下来自己的动作,也许是时候做出来新的选择了。 京城的某座王府中,王爷再次砸掉了一堆东西,不过这次没有人敢劝说他,每个人无比的彷徨和茫然。 政府高层的人则开始后悔起来,早知道如此的话,自己何不早点出手呢,这样还能博得陈十方的好感。 唯独赵克敌在这个时候冷静下来,他没有去凑热闹,而是开始认真处理自己的工作,他还是要脸的。 皇帝陛下坐在自己的书桌前面,已经沉默了好一会儿,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也许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。 一辈子好不容易做这么一件事情,结果差点挖个坑把自己埋了,也许是把整个皇家埋葬。 小心谨慎了一辈子,最后栽在这么一件事情上,可悲啊。 千里之外的地方,陈十方目光落在太子殿下身后,突然开口喊了一声:“滚过来!” 停止和百花仙子纠缠的法伦和尚,心中忍不住的一颤,但却没有其他的选择,他知道打不过,跑不过的情况下,最好的选择就是认怂。 好在自己也不过是奉命行事,也没有亲自出手,给陈十方造成伤害,就连百花谷的人死伤,也是下面的人动手的。 “百花谷的人安葬之日,你亲自去主持法师,早晚念经超度,三年时间!” 法伦和尚本来想要说两句,但看到陈十方的眼神,顿时心跳加快了几分,干脆的答应下来:“贫僧,万死难恕罪孽,愿意接受惩罚!” 陈十方在没有看他一眼,目光落在太子殿下的身上,无论是站在他这边的人,还是站在皇家那边的人,更或者是吃瓜群众们,齐齐的竖起来耳朵。

上一篇   第228章 痛!

下一篇   第230章 杀太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