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6章 左右为难林震南 - 最强弃少在都市

第226章 左右为难林震南

皇家刀影的人,再次出现在前面,这次林震南带来了一百多人,除了在外面执行任务的人之外,所有能召集起来的人,全部就在这里。 叶云台这边,百花谷的高手被拦下来大半后,力量削减了不少。 也不知道后面现在是个什么情况,不然只能让这些圣女们出手了,虽然说这样不好,但终究只有活下去,才能说其他的。 人死了的话,哪怕是名声再好,也没有什么用处。 轻轻的将陈十方从自己背上放下来,交给了一边的莫妮卡,圣女们星昭语说的都非常溜,叶云台也懂几门外语,双方交流没有任何问题。 “如果说,我战死在这里的话,你们就带着十方杀出去,去人迹罕至的地方,什么时候他醒来了,什么时候再回来!” 莫妮卡郑重的点了点,将陈十方背在了自己背上,其他圣女们,各自在自己的长袍长,撕下来一条长长的碎布,接在一起后,将陈十方绑在莫妮卡的背上。 众人的阵型立马发生了变化,莫妮卡到了最中间,叶云台则站在了最前面。 林震南眼睛微微的缩了缩,他可是参与过和圣子们的战斗,就在诛神炮的那边,三名圣子的强悍,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。 如果说单对单的话,他不是圣子的对手,甚至能在对方手中,坚持多久也不很不好说。 虽然说圣子和圣女们,当时体内的灵魂,是神灵的魂魄,但实力依旧不容小觑,要是叶云台真的狠下心,将陈十方交给圣女们的话,留下来就更难了。 除非太子殿下,能及时带人赶来。 现场除了双方之外,还有很多前来凑热闹的,这部分实力强悍的吃瓜群众中,也不乏有人想要浑水摸鱼。 影影绰绰的藏在两边的丛林中,还有人大大咧咧的站在千米之外,手里面还捏着一把瓜子,一边嗑,一边看着这里。 在叶云台等人身后数十里的地方,最后一名皇家卧佛寺的十八罗汉,痛苦的倒在地上,不过倒下去的时候,也就没有什么痛苦的了。 百花仙子麾下的众人,第一反应就是将法伦和尚围起来,既然要杀,那么何不将这个老和尚,而已葬送在这里。 到现在这种地步,百花谷的弟子们,对于佛门彻底失去了畏惧。 “尔等先行,十方的安危要紧!”好在百花仙子足够的冷静,直接命令众人追杀上去再说。 百花谷众多弟子,留下来十几人,收敛好同门姐妹的遗体,剩下的人毫不犹豫的追上去,既然师门的前辈,是姐妹能牺牲,为什么自己不能。 这个门派,经过这么多年的蛰伏,其他事情不说,但至少在感情这方面上,整个门派上下,恍如是一家人一样。 一百多名刀影战士,组成的大阵,恍如是一道城墙一样,拦在了叶云台等人的前面。 想要过去,就必须要突破这道墙,干掉这些曾经的袍泽,现在的敌人。 叶云台的心在绞痛,但却没有任何办法,这不是他可以做出选择的,而是敌人逼迫他,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。 “冲过去,杀!” 随着一声令下,叶云台率先向着对面扑了上去,然而刚刚冲出去十几米的距离,在刀影战士的后面,轰然一声巨响后,一发炮弹直接落在他前面。 好在众人都是高手,闪避的也算是及时,就算这样也不免被闹的灰头土脸,不成样子。 不等叶云台他们站稳,紧接着一柄柄特制的枪械,就出现在刀影战士的后面,这些枪械和诛神炮一样,主要是针对修士们准备的。 齐齐的一排齐射后,特制的弹药恍如是雨点一样,落在了地面上,李纯阳一不留神,被射中了左臂。 如果说是普通的丹药,根本就造不成什么伤害,就算是造成了伤害,也可以很快的恢复过来,但现在这种特制的丹药,不仅仅可以给修士造成伤害,而且添加了某种神秘物质,让伤口恢复起来,也非常困难。 此刻李纯阳的感受,就非常的明显,撕下来一块衣襟,包扎好伤口。 之前才被万神殿的神使们虐过,现在又在这种情况下受了伤,着实让他感到心头恼怒,对方在实力强悍的情况下,还利用这种手段来伤人,不说是陈十方这边的人,就连围观群众也看不下去了。 “林震南,好歹你也是江湖前辈,就不能有点江湖人的气度吗?” 一个声音,在人群中响了起来,紧接着一条大汉,分开人群出现在距离双方百米之外的地方,身高超过了两米,虎背熊腰的样子,恍如是一头黑熊一样。 结实的胸大肌,粗壮的胳膊比一般人的大腿,还要粗大不少。 任凭是谁看到了,都要夸奖上一声,好一条大汉,要是在出生在古代社会的话,必然是一员冲锋陷阵的猛将。 “罗搬山,谁告你说这是江湖中事了,这是政治!”林震南不敢小看大汉,这家伙天生神力,又得到了高人传授,虽然说到现在为止,依旧是个准武圣,但哪怕是武圣,都不愿意和他厮杀,力量实在是太大了。 一旦被他近身,抓住的话,撕掉你一条胳膊,也是很正常的事情。 所以看到这家伙的时候,林震南也忍不住的有些头疼,这个愣头青怎么来了? 罗搬山并不在乎林震南怎么说,依旧在大声的嚷嚷着:“我不管你说什么,我就是感觉到这不公平,对陈十方不公平,对天下不公平!” 声音恍如是巨兽咆哮一样,传出去很远很远,距离靠的近的人,都感觉到自己的耳膜在嗡嗡作响,哪怕是武道宗师也有些不适应。 不知道多少人,在心中暗自地诽谤一句,憨货。 也有人在人群中喊一声:“说的好!” 罗搬山立刻就有些得意起来,回头向着人群挥了挥手,一双虎目瞪着林震南所在的方向:“林震南你可曾想过,今日你麾下的皇家刀影折损殆尽,你这个将军何去何从?” 一听这话,众人瞬间就懵逼了,这憨货怎么能说出来这样的话? 就连林震南也难以置信,事实上他也想过这个问题,没有答案,或者说他不愿意相信那个答案,现在被罗搬山直接摆出来。 “你想想,要是现在陈十方被你干掉,将来民众不服气,要出来个人背锅的话,最合适的是哪个?到时候你不死,谁死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