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6章 追杀 - 最强弃少在都市

第176章 追杀

大过年的发生这种事情,无论是谁家都不开心,会所已经彻底的关门,蒋峰在身体好起来后,估计还要面临着起诉。 从头到尾,都没有人提起来陈十方什么事情,至于说打了蒋峰的事情,被吕良承担起来,麾下的一个小弟,不免要进监狱去待上几个月。 理由是防卫过当,不应该把人打成那个样子。 除了让柳雨晴心情不好之外,剩下的丝毫没有影响到叶琳琅一家,不过有个问题是,腊月二十八的时候,叶云台接到了母亲的电话,询问他们回家过年的可能性。 叶云台自然是拒绝的,大概除了他之外,这家里的剩下三口人,加上一只宠物,谁也不愿意去叶家过年的。 这里才是自己家,哪里是另外一个家族,之前几年的分开,让双方的隔阂,已经到了难以挽回的局面,能维持着脸面上的过去,已经算是很不错了。 寒假作业是没有的,对于叶琳琅来说,主要是提升自己的修为,陈十方也不准备拔苗助长,只有自己一步步修炼起来的,才能对于真元力,有着更加深刻的理解,掌控起来也更加容易。 以前过年的时候,家里的对联都是买来的,今年陈十方决定自己写,毕竟在天源一中考核的时候,他已经展现了自己的风采。 写个对联,自然是小事一桩,叶云台显得有些沉默。 全家人都知道他的心情,必然是想起来以前的事情,在还没有闹翻的时候,全家人一起过年也也是其乐融融。 就连陈十方对于那段日子,也有些怀念和不舍,但随着自己被陈家彻底抛弃,一切都变了。 原来一切都是利益,陈十方还曾记得,自己也曾经叫过叶云芸小姑,叫过其他人叔伯,可惜后来才明白,那和善的笑容中写满了利益两个字。 电视里面播放着楚州卫视的晚会,小品还是非常有意思的,一家人时不时的笑起来,讨论下里面的情节,其乐融融。 趴在陈十方腿上的墨染,突然毛一根根的炸起来,像是遇到了非常危险的事情。 陈十方瞬间就感受到小家伙的不对劲,低下头的时候,小家伙已经从门口闪出去,速度很快,也只有陈十方才能跟上。 “我去看看!” 撂下句话后,陈十方也紧跟着消失不见,一家人对于他的实力非常信任,倒是也没有太过于担心。 墨染带着陈十方,风驰电掣的一路向南,不多时就离开了天源市,进入了金竹市,不过这里依旧不是目的地,还要继续向南。 很少有人能看到他们,感受到眼前有什么闪过,定身细看的时候,什么都没有,感觉自己是出现了幻觉。 出晋州,跨黄龙河,过南河州,越秦皇岭,下荆州,入楚州。 前后不过三个小时,已经杀到了楚州南部的延绵上千里的雪武山脉,山上有着大面积的原始森林,据说还有帝王兽领地,只是没人见过。 深藏在其中的修行门派和恪守古代规矩的族部,也有好几个,实力大多非常强悍,国家都不愿意去招惹。 非常危险的地方,当然那是对于其他人来说,和陈十方无关。 森林的深处,扈汉鹰拖着重伤的身躯,一只手拖着惊雷剑,跌跌撞撞的穿行着,重剑在后面画下一道长长的血痕,指引着敌人起来。 刚开始的时候,扈汉鹰还会注意到这个,但是现在他已经没有余力,去捣鼓这件事情了,只要停下来,或许就再也迈不开腿了。 仅仅是这几天的时间有,死在他手中的敌人,已经超过了五十人,身上也留下数不清的伤口,若非是跟着主公这么短时间,自己有了足够的进步,恐怖现在已经是个死人。 惊雷剑的作用是另外一方面,一直不认可他这个主人的惊雷剑,在几场血战之后,终于越来越顺手,直到昨天才发挥出来全部的力量。 宛如是摧朽拉枯一样,一剑下去,三名武道宗师就成为了尸体。 可惜自己已经身受重伤,到了油尽灯枯的阶段,若是早上几天的话,说不定自己还能杀出去,可惜没有如果。 这柄宝剑,到最后也不知道会便宜了谁? 不过只要自己的死讯传出去,主公定然是不会放过这些人的,到时候几个势力给自己陪葬,倒是也美滋滋,黄泉路上也不寂寞。 只愿自己在黄泉路上,能走的慢一点吧,不然到时候看不到这帮家伙倒霉,岂不是可惜。 一边在丛林中疾驰,一边胡思乱想着,不知不觉间,前面竟然出现一条河流,这山中沟壑纵横,河流众多,十几二十米的宽度,也算不了什么。 强行提一口气,扈汉鹰身形从河面上掠过,一点点的血滴洒落在水面上,平静的水面,微微的掀起来些波澜。 十几分钟的时间后,林间传来飞快的脚步声:“他就在前面,跑不远了,快追!” “连痕迹都顾不上隐藏,可见已经是强弩之末,活该我们得到这份功劳!” “敢得罪少主,罪无可恕!” 各种声音,逐渐在河边汇聚起来,几声狗吠后,一头一米多高,两米多长,宛如是猛虎的巨犬出现在河边,冲着对岸咆哮两声。 众人毫不犹豫的冲过去,当巨犬出现在河中的时候,平静的河面陡然波澜起,一张巨口出现,直接将巨犬拦腰咬住。 不等其他人反应过来,已经重新沉入水中,鲜血开始涌出来,很明显那头凶悍的巨犬,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。 遭遇护山灵兽了,在场的人们瞬间明白过来,顿时就感到头皮发麻,谁也不敢多说半句,齐齐的安静下来,小心的从河面上掠过,消失在河边。 虽然说巨犬死掉了,但是其他人想要找到扈汉鹰,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。 这里山高林密,地形复杂,给追杀带来不少的困难,但是对于逃跑也有着很大的制约,特比是扈汉鹰重伤的情况下,翻山越林速度不知道下降了多少倍。 靠在一棵大树的树洞中,一头两米多高的黑熊,趴在了大树的前面,脑袋被直接斩下来,死的不能再死了。 四周看了看,最终选择艰难的上树,一寸寸的挪上去,哪怕是死也要给那帮人点颜色看看。 只有战死的扈汉鹰,没有投降的扈汉鹰。

下一篇   第177章 反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