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15章 幕后手段 - 最强弃少在都市

第015章 幕后手段

事情就这么说好,陈十方这么不给面子的情况下,卫升等人也是憋了满肚子火气,准备在考场上给这家伙点颜色看看。 名不见经传的家伙,走好运得了次第一,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! 带着这种想法,第一场三千多人测试开始,也许是为了让竞争更加精彩,天源一中的考核部门,干脆的将这些人堆在一起。 都是在第二场进行,期末全市统考百名之内的足足三十人,剩下的也不少其他市的高手。 果然看热闹的都不嫌事大啊。 附近的酒店中,陈十方也开了个钟点房,等待的这两个小时中,还是需要个休息地方的。 总不能在校门口傻坐着吧,有钱人能订五星级,或者是三星级的,他有个隔音不错的标间,就心满意足了。 这些都是辅助因素,最重要的还是在考场上,将其他人全部干翻。 到时候就算是,天源一中不要自己,其他学校也会抢着要。 至于说曹夫人的威胁,陈十方嗤之以鼻,在整个晋州,整个天源市看曹家不爽的,也不是一家半家。 随便出手,就能让曹家不爽的事情,绝对有很多人愿意做。 还有让陈十方放心的是,上次帮助了姜博宇,他回去后网上搜索对方的信息,但是什么都没有搜索到。 就在他有些失望的时候,养父告说他个消息,在十年前执掌星昭国情报部门,暗星军团的军团长,就是叫做姜博宇,当今皇帝的亲弟弟。 要知道星昭国皇室,依旧有着巨大的权力,虽然说不如封建社会,一家一姓的天下,但说上话的地方很多。 最关键的是,皇帝有驳回权,当有些事情皇帝感觉到不好的时候,他有权利驳回政府的政令。 甚至还有皇室的军队,权威比寻常的君主制国家,不知强到哪里去了。 唯一不清楚的就是,对方现在的身份是什么,不过帮自己这么个忙,应该是没问题的吧! 第一场考试结束,除了家长们之外,没有任何人关心,绝大多数人的注意力,都集中在第二场上面。 这么多的天才学生,全力出手的情况下,究竟能考出来个什么样的成绩,绝对是让人期待的。 陈十方淡然的进入考场,其余几人也看起来,没有丝毫的紧张,对于自己的实力充满自信。 当然如果说不自信的话,绝对是拿不到第一轮满分的,何况答题时间都不是很长。 倒是其他的学生和家长,心中感到有点郁闷,毫无疑问假如和这些家伙,分配在一个考场内的话,绝对会受到心理影响。 加上这帮家伙提前交卷,更是会让同考场的学生,感到有压力。 考场上压力一来,结果可能就要悲剧,只能祈祷下,这帮家伙最好都安排在一起,让他们自己去厮杀好了。 事实证明,天源一中又不是傻子做主,除陈十方之外,这些天才学生,他们每一个都要。 如果真的被陈十方打击到,考出来个烂成绩,从而影响到心理健康的话,那就得不偿失了。 天源一中的名声,就是靠这些天才学生支撑起来的,所以宁愿淘汰一个班的精英学生,也不能淘汰一个天才。 所有参与到这件事情中来的天才,没有任何人是在相同教室中,倒是在陈十方的教室里面,安排了不少高手。 希望能够给陈十方增加些许麻烦,尽管这种可能性不大,但万一呢。 考试很快就开始了,毕竟还有人等着第三场呢,早一点完事后,还有人能赶得上回家的车。 成绩也会用最快的速度出来,确定明天参加最后面试的五百人。 其他学校的注意力,也都集中在这五百人上面,哪怕是被淘汰的人,也会引起来其他学校的争抢,开出来各种各样优惠条件。 像是给父母安排工作,奖学金什么的,都是最基本的条件,对于学霸来说,最好的学习平台才是最重要的。 考试还没结束的时候,已经有不少学校,开始研究开出来什么样的条件,才能招揽到足够多的优质学生。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,曹夫人以自己的名义,在整个天源市学校高层交流群中发布一条消息,希望大家可以给自己个面子,不要招入陈十方。 “凭什么给你面子?”话音刚刚落下,就有人直接了当的开口嘲讽。 “就是,你们天源一中看不上的学生,我们这些学校可是能看得上啊!” “曹家虽然说势大,但未免管的太宽了吧?” 整个群里面,足足的有一百多人,顷刻间就刷出来数十条消息,大部分是对曹家不感冒的。 还有更多的人在沉默着,也许压根就没有考虑这个问题。 见人们纷纷质疑自己,曹夫人也冷笑一声,输入几个字:“陈十方是京城陈家的弃子,这么多年一直没有被家里接回去,并且因为他叶云台被打断了双腿,你们没有什么顾虑吗?” 群里面瞬间就安静下来,既然涉及到陈家,那么这事情就不是一个学生的问题了。 最开始反对曹夫人的人,纷纷的开口表明自己的态度,学校绝对不会招收陈十方的,哪怕是千年一遇的妖孽。 整个群里面统一口径,无数人在看着手机,或者是电脑叹口气。 从现在看来,陈十方的路径已经被堵死了,根本就没有任何活路,天源市没有学校敢录取陈十方的话,那么其他地方想都别想。 陈家可是星昭国排名前十的大势力,谁敢得罪啊。 也不知道有多少人,暗自为陈十方感叹一声可惜了,如果仅仅是曹家的话,不服气的人不是一个半个,但现在是陈家的问题。 京城,一座古朴大气的庄园中,一位中年男子正在看着邮件,其中有一份让他感到意外。 不曾想到那个成为植物人,从而躲过一劫的小家伙,竟然又醒过来了,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啊。 敲门声响起来,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走进来,恭恭敬敬的站在书桌对面:“爸,你找我!” “一鸣,看看这个!”中年男子说着将笔记本推过去。 陈一鸣很快就看完,脸上露出些惊讶,然后是不屑,紧接着是凶狠,随后就恢复了正常,抬起头来看向父亲。 “你觉得怎么样?” 略微思考了下,陈一鸣抬起头来:“陈家的继承人已经够多了!” “很好,去办吧!”中年男子脸上露出些笑容,拍了拍双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