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2章 冒险者 - 最强弃少在都市

第102章 冒险者

进山的路,并不是什么高速公路,甚至都不是什么公路,仅仅是简单休整一下的土路而已。 这里已经远离了人类的活动区域,进入了实际意义上的无人区,已经半个小时没有看到一个人了,也没有看到什么车辆。 路况越来越差,如果说是寻常的轿车,恐怕早就趴窝了,连这里都走不到。 “这家伙还真是耐操!”扈汉鹰忍不住的赞叹一声,陈十方坐在副驾驶位置上,开着视频和叶琳琅聊天,顺便给对面的人,看看这里的风景。 一望无际的草原和高耸入云的参天大树,原始森林交替出现,时不时可以看到色彩斑斓的花朵,从头顶上掠过的大鸟。 别说是叶琳琅了,龙鱼儿也仅仅是来过科罗波里,很普通的旅行。 就连身为大师级武者巅峰的花百媚,也没有机会出现在这里,毕竟星昭国已经够大了,星昭的修士们,除非是有必要,很少到处乱晃荡。 墨染也趴在窗口上看着外面,脑海中时不时的闪过一些画面,毕竟它还小,响起来的东西不是很多,血脉力量尚未完全激发出来。 上次在陈十方危急的时候,偶然得到的那枚晶核,可观上加快了它的成长。 乌莫尼克跑了一下午时间,已经彻底的没路了,扈汉鹰也不知道陈十方是如何确定方向的,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,不断的调整着方向。 前面又出现了森林的边缘,似乎还有一个湖泊的样子,让两人心情也好起来。 天色已经黯淡下来,在湖泊边上安营扎寨,是个很好的选择。 微微闭上眼睛,神识铺天盖地的扫出去,方圆千里的一草一木,都在陈十方的观察中,铁矿脉上面倒是有几座铁石峰,就是不知道符合不符合自己的要求。 湖泊的面积不过是直径百米大小,清澈见底,里面还有鱼儿游来游去,水草在摇曳着。 乌莫尼克停下来的时候,靠近岸边的鱼儿,立刻就一哄而散,两人开始搭建蓬帐,墨染则无所事事的蹲在车顶上,看着天空的南十字星,宛如是一柄剑的样子。 对面突然有人喊叫起来,听不太懂是说什么,不过可以确定是人类的语言。 停下来手中的动作,看过去的时候,果然有两个人,同样搭建好了帐篷,从身上破旧的衣服和武器装备看来,恐怕是冒险者了。 这个时间上,很有那么些人,唯恐自己不死,拼命作死的人,这两位应该也是他们中的一份子。 见陈十方和扈汉鹰不为所动,两人大概也明白过来,当即就绕着湖泊跑过来,不过是一两百米的距离而已,三五分钟就出现在面前。 伸出来双手,高高的举起来,表示没有恶意,又背过身去,表示没有带武器,也没有恶意。 扈汉鹰已经主动上去打个招呼,对面瞬间明白过来,眼前两个人是星昭人,在星云大陆东部以星昭人为主的人种,和其他地方的人有着明显的区别。 “泥萌豪!”好吧,很勉强的星昭语。 这两人也许是长时间没见人了,现在猛然出现两个,不管听懂听不懂,呜哩哇啦的说了一堆,让扈汉鹰和陈十方两人满头雾水。 身为一名冒险者,学会几种语言是必要的技能,身为天源中学首席的陈十方,会几种语言也是必要的能力。 试探过几次后,双方都选择神罗帝国的语言用作交流,这也是唯一重合的语言。 高一点的叫做克劳奇,矮一点的叫做杜邦,都是来自于盖亚大陆的维多利亚帝国,女皇统治下的国度,当代女皇维多利亚三世,已经统治了七十年时间,是世界上在为最长的君主。 不过女皇陛下的权威,和星昭国的皇帝陛下,不具备可比性,比吉祥物稍微强一点。 “在很久以前,还没有科罗波里联邦的时候,据说有过黄金国度,这里遍地都是黄金,可惜后来这个神秘的国度,无声无息的消失了,但可以肯定的是黄金国度,真的存在过!”克劳奇说话的时候,语气中的那种狂热,宛如是狂信徒一样。 陈十方皱了皱眉,他可以肯定,在方圆千里的地表,肯定是不存在这么个地方的,至于说是不是被埋葬什么地方,现在他还没有那么强大。 “无数的黄金,只要能找到的话,我们就发大财了伙计,就算是什么都不敢,天天花天酒地的过日子,一晚上睡上十个妞,世界上最当红的偶像明星,你也可以召之即来,挥之而去!”说到这里的时候,克劳奇和杜邦两人,已经彻底的沉溺于幻想中不能自拔。 扈汉鹰看了眼陈十方,大概也能听懂一点:“这两人没救了!” “和咱们又没关系!”陈十方无所谓的摸了摸墨染,就当做是听故事吧,反正也无事可做。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,见两人不为所动,克劳奇和杜邦不免有些失望,他们现在已经非常缺乏各种物资了,急需要新的物资,或者是新的队友加入,不然他们就走不下去。 若非如此的话,鬼才会和两个星昭人扯皮这么半天,现在说的口干舌燥,也没有什么效果,不免有些急躁起来。 好不容易见到两个人,自然不能就这么轻易放过,既然软的不行,那就来硬的好了。 “两位有兴趣加入我们吗?” “没兴趣!”陈十方毫不犹豫的拒绝,现在他的账户里面,还有好几亿的星元不知道去哪里花呢,吃饱了撑的,才会去花心费力的找上门黄金国度。 “这样的话,我们希望可以借用你们的一半物资,还有这辆乌莫尼克,等我们回去之后,定然千万倍的回报你们!” “抱歉,我们的物资也未必够用,车也不能借给你们!”陈十方又不是傻子,这两家伙说不定出不去就被饿死了,当然也有可能是被蛇堵死,被野兽要死,在沼泽地陷进去被活埋掉等等,相信他们的千万倍回报,估计是傻子。 两人摊摊手站起来,看起来像是要回去的样子,下一刻,两柄手枪就出现在陈十方和扈汉鹰前面,克劳奇和杜邦脸上露出来得意的笑容:“伙计们,这可由不得你们,希望你们能活着走出去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