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01章 陈十方 - 最强弃少在都市

第001章 陈十方

天源市南郊,腾龙峰顶,清晰的将整个天源市收入眼底,再往远处看,就是晋州最大的水脉——凤河。 如果不借助于高科技工具的话,常人绝不可能出现这里,而陈十方已经站了几个小时。 三天前,他才从长达三年的昏迷中苏醒过来,为什么昏迷谁都不知道,除了他自己。 低头看看自己的双手,一团青色的风元素,缠绕在他指尖,宛如是一条小小的风龙。 这就是他这三年昏迷的原因,一段庞杂、而又神秘的记忆,给他带来常人难以想象的好处,比如说赤手空拳站在这里,天源市最高峰的顶部。 十二年前,他身为军人和军医的父母,在金龙江抗洪救灾中,莫名其妙的牺牲。 他那个背景深厚的家族,又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,拒绝承认他是陈家的一份子,比如说怀疑他不是亲生的,或者怀疑他不是陈家的血脉,但又不愿意做鉴定。 哪怕是十几年过去,这些事情陈十方都记得清清楚楚,包括当时那些人的表情,恨啊,陈十方咬着嘴唇,捏了捏拳头。 这十二年来,他一直寄人篱下,由父亲的战友抚养长大。 到现在为止,他都能清楚的记得,三年前的那个晚上,一直在暗地里调查父母死亡真相的养父叶云台,被人打断两条腿丢在大门口。 在他昏迷过去之前,听到最后的声音,是叶家大部分人,都反对继续将他收养他,要求送去福利院,或者是孤儿院,更或者让他自生自灭也好。 三天之前,他醒过来的时候,依旧在养父家里,但养父的家,却已经从几年前的别墅豪宅,变成普通的民房。 曾经是星昭国陆军少将的他,成为一个开着三十平米便利店,半身瘫痪的中年男子,唯独脸上刚毅,一如既往。 现在一切都过去了,陈十方捏了捏拳头,抬头看向远处的天空。 夕阳西下,将天边的云烧的通红,宛如一只涅盘重生的不死鸟,栩栩如生,周边又有七彩祥云缭绕,宛如是来自神话世界的神鸟降世。 也不知道是不是眼花,陈十方赫然看到,那只巨大的不死鸟,冲着他点了三次头。 看看时间,傍晚六点钟,纵身从腾龙峰上跳下去,十几秒后,身上缠绕的狂风散去,稳稳的站在一条人迹罕至的小路上。 沿着山路跑下去,不多时就来到大路上,只是这里也没有什么车辆,需要步行一段,才能够到打到车的地方。 手机铃声响起来,看了看号码,柳雨晴,是他的养母。 “十方,你跑哪去了?刚好了可不要玩太疯啊,妈给你做了好吃的,你快点回家!”像是寻常的母亲一样,关切的埋怨中,带着深深的暖意。 只是言语中的疲惫,陈十方听的清楚,不用听其他人说,也能想象出来照顾着昏迷不醒的植物人,和上高中的女儿,以及半身瘫痪的丈夫,整整三年时间,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。 答应一声后,宛如矫健的猎豹窜出去,常人需要跑上五分钟的路程,如果全力开火的话,陈十方只需要几十秒,所以控制着速度,避免吓坏路人。 到家的时候,已经是傍晚七点钟,不过现在才八月份,天色尚未全黑。 掏出来钥匙,准备开门进去,一个声音,让他的动作停下来。 “哥,你还是要执迷不悟到什么时候,十几年过去了,就算是那小子的父亲,对你有再大的恩情,也应该还清了吧!”尖锐的女子声音,听起来非常刺耳。 “你不懂!”温和而又坚定的中年男子声音。 “我怎么就不懂了,那小子就是个灾星,看看养在你家后,你都变成什么样子了,难怪陈家的人都不要他呢,当时家里答应收养,也以为是捡了便宜,谁知道是个这么样的玩意!” “够了!”男子的声音严厉起来,重重一掌拍在桌子上。 略微停留后,紧接着说到:“我变成这个样子,真的是因为十方?我这么些年是为了给你们留面子,所以在不吭声,真以为你年纪小就干净了,其他我管不着,在我家里谁要是说我儿子半句不是,别怪我翻脸不认人!” “哟呵、既然这么牛逼,那你还求我干什么,有能耐自己去处理事啊!”女子也不叫哥了,言语间浓浓的讽刺。 “小芸,我们主要是想请你帮忙把十方送到天源一中去上高一!”说话的是个温婉的女子,声音中带着些恳求,养母柳雨晴。 “我凭什么帮你们!”女子声音充满不屑。 叶云台低着头,桌子下面拳头紧紧捏在一起,心中默念着‘忍’。 “小芸,你哥是个直性子,别怪他,十方虽然笨了点,运气也不太好,但他是个好孩子……” 不等柳雨晴说完,就直接被叶云芸呛了回来:“我哥?看他这个样子,配当我们叶家的人吗?是我们叶家的耻辱,要不是他是我们叶家的血脉,谁搭理他呢!” “至于陈十方,陈家都不认他,谁知道哪里来的杂种呢,还好孩子,我呸!” 摸了摸手腕,柳雨晴摘下来个玉镯子:“小芸,这是嫂子当年陪嫁的东西,你花钱走动关系,算是我们补偿给你的!” 叶云芸接过来,看了眼,不屑的笑了声,直接丢在地上:“这玩意能值几个钱,自己玩去吧,打发叫花子呢!” 一句话说的柳雨晴差点流下泪来,赶紧低下头去,揉了揉泛红的眼眶。 “要说给你们办也不是不可以……”叶云芸话锋一转,又接着说道:“过几天是曹家三公子,曹植的生日了,只要让琳琅跟我过去转转!” “那是你亲侄女啊,你怎么忍心把她推进那个火坑!”柳雨晴的声音都在颤抖。 “跟着人家锦衣玉食的,怎么也比你们这对窝囊废强,我还不是为了琳琅好!”她口中的琳琅,是叶云台和柳雨晴的女儿。 陈十方推开沉重的大门,一名装扮艳丽,眉宇间和叶云台有些像的女子,向着他看过来,按道理的话,他是要叫小姑的,叶云芸。 “你还知道回来,看看都几点了,刚刚醒过来就出去鬼混,怎么就不去死呢!” “小芸!”柳雨晴赶紧拉了她一把。 叶云芸一把挣开,差点把柳雨晴摔在地上,站起来不屑的说道:“烂泥扶不上墙,要我是你的话,早就从这个家滚出去,也不知哪来这么厚的脸皮,是不是你那死鬼父母传给你的!” “啪”一个水杯砸在叶云芸脚边。 满脸怒火的叶云台,指着大门:“滚出去,给我滚!” 叶云芸冷哼一声,拎着手包,径直向门口走去:“叶云台,是你求我来的!” “站住!”一直没有说话的陈十方,横跨一步,挡在叶云芸前面。 “怎么着,还想求我?”叶云芸挑了挑眉,不屑的瞥了眼陈十方。 “给我爸妈道歉!”陈十方淡然的声音中,隐隐有股压迫感。 “道歉……哈哈哈!”叶云芸直接笑出声来。 柳雨晴赶紧拉住陈十方:“都是自家人道什么歉,是我们不对!” “道歉!”陈十方骤然提高音量,声音宛如闷雷,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,轰入叶云芸的耳中,笑声瞬间平息,耳膜在隐隐作痛。 身体猛地向前半步,磅礴的气势直接压在对方身上,叶云芸浑身一软,踉跄后退几步,差点摔倒在地上。 瞪着眼、张着口、手包掉在地上,满脸惊骇的看着陈十方,叶云台和柳雨晴却没有丝毫觉察,更让她惊疑不定,再看陈十方的眼睛,宛如是藏着一头凶兽,欲择人而噬,让她忍不住就浑身发寒,后背心已经冒出一层冷汗。 好汉不吃眼前亏,硬着头皮低声说了句:“算我错了,对不起!” 快步走到门口,回头咬牙切齿的说了句:“只要我在天源一中一日,陈十方就别想进一中的门!” 陈十方回头冷笑一声,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:“想要挡我的路,你没资格,叶家不行,陈家也不行,老天……都不行!” 大门被重重拍上,汽车轰鸣着远去,宛如叶云芸内心的咆哮。